?

《感遇(其二十九)》陳子昂唐詩鑒賞

【原文】

感遇詩三十八首

 

其廿九

丁亥歲云暮,西山事甲兵。

贏糧匝邛道,荷戟爭羌城。

嚴冬陰風勁,窮岫泄云生(32)。

昏曀無晝夜(33),羽檄復相驚。

拳局競萬仞,崩危走九冥(34)。

籍籍峰壑里(35),哀哀冰雪行。

圣人御宇宙,聞道泰階平。

肉食謀何失,藜藿緬縱橫。

 

【注釋】

(32)泄:一作“油”。

(33)曀:一作“黷”。

(34)走:一作“遠”。

(35)籍籍:一作“寂寂”。

 

【賞析】

  垂拱三年(687),武則天想征伐吐蕃,先由雅州(今四川雅安)進攻羌人。當時身為麟臺正字的陳子昂上書諫阻,道:“臣聞亂生必由怨起,雅之邊羌,自國初以來,未嘗一日為盜,今一旦無罪受戮,其怨必甚。”認為應當“計大不計小,務德不務刑;圖其安則思其危,謀其利則慮其害”(《諫雅州討生羌書》)。

  希望決策者深思,表明他反對不義戰爭的立場,又興寄為詩,即這首“丁亥歲云暮”。

  詩的開篇類乎史筆,明確地指出了事件及其發生的時間地點:丁亥(垂拱三年的干支)年冬天,武周王朝將用兵于蜀地。“西山”本為成都以西的雪嶺,這里泛指蜀西羌人聚居之地。如此鄭重的筆法,是政治詩和史詩的格局,后來為杜甫常用。“贏糧匝邛道,荷戟爭羌城”二句為“西山事甲兵”的具體化描寫:

  戰士們背負干糧,繞行邛崍山間,準備攻打羌人。一個“爭”字,暗示主動進攻和先發制人的意味。

  而接著詩人憑借自己作為蜀人,對此次行軍地理狀況的熟悉,發揮想象,渲染征行環境艱苦陰郁,暗示戰爭前景的并不光明。“嚴冬陰風勁,窮岫泄云生”,這不僅是冬日山中氣象的描繪,同時也表明自己的態度。陰風怒號,彤云密布,自會有“昏曀無晝夜”的感覺,而“羽檄復相驚”,則倍增愁慘。“羽檄”乃軍事文書,所驚為誰?顯然不僅僅是羌人?出征戰士們戰戰兢兢,如履薄兵。“拳跼競萬仞,崩危走九冥;籍籍峰壑里,哀哀冰雪行。”他們拳曲著身子,冒著山石崩塌的危險,在高山與深谷之間穿行,被驅遣著去進行一場沒有希望的戰爭。比山路更危險的,是這場政治冒險本身。這中間八句在詩中舉足輕重,它形象地表明了這將是一場士氣低落、失道寡助的戰爭。

  最后四句直發議論:圣人治理天下靠的是得道,得道則天下太平。(古人認為三臺星—— “泰階”平,則天下太平。) 暗示襲擊羌人,是統治者(“肉食”者)的失策,百姓(“藜藿”,指食野菜者)的禍殃。與篇首相映,結尾復歸于莊重,使全詩政治色彩特濃。象陳子昂這樣用詩筆經常自覺地干預政治的詩人,在李杜以前的唐代詩人中為罕有。

 

【作者介紹】

  陳子昂(659~700),唐代文學家。字伯玉,梓州射洪(今屬四川)人。少任俠。舉光宅進士,以上書論政,為武則天所贊賞,拜麟臺正字,右拾遺。后世因稱陳拾遺。敢于陳述時弊。曾隨武攸宜征契丹。后解職回鄉,為縣令段簡所誣,入獄,憂憤而死。于詩標舉漢魏風骨,強調興寄,反對柔靡之風。是唐代詩歌革新的先驅。有《陳伯玉集》傳世。更多古詩詞賞析內容請關注“”()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網友上傳(或整理自網絡),原作者已無法考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詩詞網免費發布僅供學習參考,其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
轉載請注明:原文鏈接 | http://www.254772.icu/zhishi/439.html

熱門詩詞

熱門名句

朝代詩人

熱門成語

58锦州棋牌官网